台灣的彩虹旗

這是Nell 發表於 Formosa 2000 Fall 的文章 .... 很久沒看到 Nell 寫文章囉 ....在台灣好嗎?

**************

「媽!那天妳跪在我面前求我說:可不可以不要做同性戀!媽,妳知道嗎?看妳跪在我面前,我只能說:媽!不是因為妳教育失敗或是朋友影響,今天我是同性戀,這是天生的。媽,妳放心,我會過得很好,真的…」
今晚,情緒波動難以入眠,耳畔邊傳來這樣的音樂聲,我流下了淚。身為一名拉子(女同性戀),習慣了長久生活在陰暗的角落裡,隱藏自己的感情世界,小心翼翼不讓自己行為言語透漏些許的蛛絲馬跡,唯恐現身會帶來難以承受的苛責與異樣眼光,尤其必須面對家庭、工作、朋友等現實生活。其實,在感情世界中,異性戀或同性戀都是一樣的,那一個人不渴望一生中有一段天長地久的感情,尋覓能廝守終生的伴侶?只是異性戀,有社會支持、法律保障與親友的祝福,而同性戀卻一無所恃,相反的,還得面對加乘的壓力與痛苦。曾經,當我失去愛情時,發現,曾擁有的什麼也留不住,感傷悔淚,無處傾訴,在許多意識恍惚的時刻,不只一次接近自我毀滅的邊緣。對同性戀者而言,在「自我認同」的接受過程中,常是一段漫長而折磨的考驗,並須具備極大的勇氣。

許多人常抱持偷窺、好奇的心態去看待「同性戀」。然而,台灣媒體在新聞炒作下往往帶來偏差的報導,造成一般大眾對同性戀者的歧視與誤解。例如,前一陣子,好萊塢一對同性戀影星分手;藝人費玉清被指控惡意遺棄同志伴侶;藝人羅密歐遭同性經紀人性騷擾等事件。原本單純的影劇新聞,卻因為與「同性戀」這個敏感字眼牽扯上邊,翻開台灣的報章雜誌,泰半媒體多以負面角度去報導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其真實性仍有待考察,但讀者卻早已拿著放大鏡準備一探究竟。稍早,一位朋友跟她媽媽在餐桌上話家常時,聊到這個話題,其母很開通地說:同性戀沒什麼大不了的。話鋒一轉,朋友隨口便問:那如果是妳女兒呢?其母態度丕變,要是我女兒真的那麼「變態」,一定打斷她的腿,斷絕親子關係。這也是台灣多半家庭對同性戀仍有的觀念,說不出所以然來,就是只要別發生在我家,別人的小孩沒關係。

在台灣年輕世代的眼中,已經無法否認同性戀存在於現實社會中,瞭解同性戀不是一種病態、甚至開始慢慢接受同性戀的朋友。只是,關注的焦點從廣義的同性戀問題,轉而到對同性戀者心理與生理的迷思。同性戀「好像」都對性汲汲於追求?女同性戀「好像」都對男人懷有敵意?同性戀的關係「好像」很複雜?同性戀「好像」是隨時可以變來變去?今天是,明天不是。這一連串的「好像」,多半是經由媒體傳達錯誤訊息,所產生的刻板印象,卻也根深蒂固地深植於許多人的腦海中。然而,這些迷思與誤解套在異性戀的社會中一樣成立,外遇問題、感情暴力、家庭性侵害等等,難道這些異性戀的社會問題就這麼理所當然嗎?其實,說穿了,同性戀與異性戀除了感情的對象不同外,其他並沒有什麼不同,也有著令人欽羨的神仙眷屬,維持單一的伴侶關係。同性戀圈子中也不乏高知識份子,他們對台灣社會經濟注入許多貢獻,其中許多的努力,更是為了祛除這個社會對同志的歧視與壓迫,打造一座尊重人權的理想國。

台北市民政局與眾多同志團體在今年的9/2,假華納影城舉辦「台北二000同志公民運動」,總統陳水扁先生也於活動後接見同性戀人權代表。台灣的同志團體在艱苦的環境中,篳路藍縷地推動同志運動,現已逐漸開花結果,姑且不論官方是否認同,或是否將活動作為政治的籌碼,市政府肯主導這麼一個正面的同志活動,這真是邁向同志人權的一大里程碑,對於長久處於社會邊緣的同志朋友來說,無疑是最大的肯定與鼓勵。相信同志朋友並不以現階段的成就而滿足,仍將繼續積極拓展夢想中的同志平權,希望當您遇見正在尋求認同中的同志朋友時,能拋除有色眼光,給予傾聽的雙耳、友善的雙手、及相濡以沫的溫暖心房,讓象徵同志人權的彩虹旗得以光明飄揚於台灣天空中。


Photo captured by Jiok-Lan in Fall semester 2005. The pain is a gift from Friends of Taiwanese Queers, a New York based group.
  • 張貼: Jolan April 03, 2006 02:56P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