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花蓮消失的精英

台灣東社(花蓮)製作,2009,2月18日

二二八花蓮消失的精英

二二八事件如今(62週年)回想起來,其主因是中國(當時被台灣人期待的祖國)是個獨裁、文明落後的政府,來台接收弊端連連(到處揩油),致使民不聊生,幣值一度貶至「四萬元換一元」的慘況,才會因查緝私煙過當(將求饒的婦女林江邁打得頭破血流)引起台灣人全台騷亂。 爾後,這個獨裁(沒有民主、人權思想)的政府又以鎮壓、整肅的手法處理騷亂,屠殺無辜在所不惜!與今日中國鎮壓圖博(西藏)的手法異曲同工。當時全台包括澎湖地區,被鎮壓、整肅的死亡人數被推估約1萬8千至2萬8千之間。花蓮縣也在「綏靖」、「清鄉」的政策實施後,有134人被捕、首謀重犯7人被通緝,50人被處徒刑,10人被處死刑,有234人「自新」,白色恐怖至今埋藏人心深處。

下面簡介的3人(應該說5人)是沒經過任何審判,就無辜被殺的受難者。

客家人:張七郎 (1888--1947)、(包括其子張宗仁1916--1947、張果仁 1922--1947),死時分別為59歲、31歲、25歲。張七郎出生於新竹湖口,最後以台北總督府醫學校(台大醫學院前身)畢業,前後當過基隆醫院、台北馬偕醫院醫師,1922年遷居花蓮鳳林,將淡水所開過的「仁壽」(其父之名)醫院也於鳳林開設,為缺乏醫療的偏遠地區的人民服務。1946年2月創立鳳林初中,為第一任校長,作育鳳林子弟。1946年3月當選花蓮縣參議員且擔任議長,當年10月31日又當選台灣省制憲國代,曾在南京與蔣介石合照,且回鄉宣揚制憲,並號召兒子返國報效鄉梓。沒想到仁壽醫院不但被一位名叫「方廷槐」的情治人員臥底,而且在清鄉「找出惡人」(其實是有影響力之人)的政策下,父子3人被槍、劍打得遍體鱗傷再槍殺於鳳林荒地裡。其孫張安滿先生為其父子3人的蒙難,下了悲痛的註解:「我所響往、擁抱的祖國,卻讓我遍體鱗傷的擁抱死亡。」。

(資料引自張安滿《二二八事件張七郎父子受難紀事暨文物展專輯》,台北市文化局 /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2006年11月)

福佬人:許錫謙(1915--1947),死時32歲。花蓮首富之子,畢業於台北二中。1931年組織「台灣經濟外交會」花蓮港支部,屬於當時台灣民眾黨外圍系統。戰後,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花蓮分團」,擔任宣傳股長,是該團7名幹事之一。1946年6月起擔任《台東日報》附屬之《青年週刊》、以及《青年報》(9月起易名《團訓週刊》)的編輯。二二八事件爆發後,3月他在花蓮相當活躍,不僅促成三青團印發通知單,在花崗山召集民眾大會,還遊行花蓮市,並擔任「青年大同盟」總指揮,負責維持治安、收繳武器、接收糧食等工作,也參與3月5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花蓮分會」的成立。當蔣介石派遣21師抵台後,各地濫捕屠殺的消息紛紛傳出,他走避至台北附近,經憲兵隊及花蓮縣長出面遊說其叔父勸說回鄉,於返鄉途中(傳說在清水斷崖)遭埋伏的軍憲人員捕殺。

(2007年於花蓮東社二二八事件追思會上所得資料及相關人員口述,據悉不少資料在其外孫楊照手中)

泰魯閣族:林明勇(Wa li shu min)(1913--1947),死時34歲。花蓮秀林鄉泰魯閣族世襲酋長,日治時代為帶刀村長,獲選為「武士林」即模範村長,現在的「秀林路」以前稱「武士林」,據其子林國樑口述:「他爸爸走路有風,前面有3、4個保鑣,後面有2人抬酒。」,還是戰後第一任官派的秀林鄉長。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林明勇與許錫謙、王明進、馬有岳等人為處理委員會的5個委員,大家都主張不要打,林明勇還去救出(現在署立)花蓮醫院大橋邊的司令部被關的國民黨高官,結果也在蔣介石「清鄉」、「整肅」的政策下,和張七郎一樣,被警察到家裡抓走,然後槍殺於山中,家人找到時已成白骨,家人為他築墓立碑。可惜林國樑的母親在過世時,孩子們依母親要求將母親保管的林明勇之照片都燒掉祭母了,但其子林國樑雖遭重創,卻努力在神學院讀書,曾留學韓國,現為南部地區名牧師。林國樑自小的孤兒悲痛,使他在花蓮秀林鄉設立孤兒院多年,照顧不少孤兒。

(資料整理自2008年花蓮東社所做的林國樑口述記錄,現存於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二二八事件在花蓮,還有藏匿深山的林茂盛、死裡逃生的王明進以及阿美族卡車司機衝入海底和軍艦士兵上岸射殺海邊為婚禮撈魚民眾等傳說。然而,我們今日紀念二二八事件蒙難者,不在記仇,而在於深深體會民主、人權的國家體制的建立非常重要,我們要堅定地保衛台灣已有基礎的民主、人權的思想,以確保我們子孫萬代都不會再發生二二八事件。
  • 張貼: Jolan February 21, 2009 04:34P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