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漫談

在現代生活中,人們常常覺得喘不過氣來。空氣污濁、大量熱氣排放、再加上每個人的腳步似乎要快到自己都追不上自己,用這樣來展現生活與工作的熱忱。就算是全球各地都被經濟不景氣的大海嘯侵襲,人們似乎仍然不願放慢下來,好好的與四周圍環境產生連結。似乎是人類生活還沒有到最絕望的時候,因此還沒有到大澈大悟的時候? 很慶幸的是,住在後山的人常常會不由自主的為自己可以幸運在此工作與生活而對天地萬物獻上感恩。我們幾個同樣熱愛後山歲月的人聚在一起,在幾杯小酒後開始幾乎什麼都談──例如怨嘆台灣的民主倒退與人權下滑的現象、如何集體採購無毒有機產品、辯論所謂買在地產品 (buy local)的定義、哪一條單車與行人步道可以去、原住民朋友們的生態智慧具體呈現、如何讓「那一條路」無法建築下去的意見交流、或應該如何推廣一些節能減碳點子等,總之我們的話題常常圍繞在如何建構花東地區更永續的生活。

某一天我們在談最近的騎單車潮。單車族本應是綠色城市交通的主角之一,不過長期以來台灣都會區的發展計畫幾乎沒有考量綠色交通的單車族,在政策規劃上也不太支持倚賴單車交通族,反而在政治角力與利益瓜分下動用龐大公帑,建造的道路與社區建設幾乎都沒有考慮單車與或行人需要。

騎單車,講究安全與友善環境,但就目前台灣的騎單車潮來看,已經被包裝成以節能減碳並達到健身為目標所提倡的收入高之雅痞新興嗜好。這股騎單車風潮因此變成以資本家本質所包裝的自由經濟市場原則,將競爭訂為遊戲規則,以此達到剝削的極高度之剩餘價值。當我們翻開一頁頁雜誌,看到的是高價位單車與配備,採訪主管級愛好單車者為何以平時嗜好來挑選公司工作團隊或升遷對象,標榜騎車環島者的自我訓練與意志力,把騎單車的便利性與單純性變成一種高不可攀的時尚風潮。

談完了一些單車最夯話題後,不約而同的提起台灣的單車安全教育很差。在校園中雖然設置了單車專用道,不過多數人總是在一般車道上騎,而且什麼五花八門的事情都有──例如併排併騎的、不戴保護用的頭盔就上路、夜間騎單車完全沒有任何提醒警示作用的燈 (或甚至連照明燈都沒有) 、單手騎車 (不是表演特技,而是另一手撐傘或打手機去了) 等。無論如何,我們看到這現象也不僅僅在校園,即使在社區或都會城市中這些現象也常見。

大家散去後,總會有一些話題繼續停留在腦中讓人思索。單車安全問題到底是我們過度漠視單車的存在而不關心,還是我們對單車族的安全守則要求過高?如果最近興起一股騎單車熱潮,但卻沒有伴隨著正確單車安全教育,這樣的單車族不僅無法成為城市交通的重要參與者,還可能因為目前單車道路規劃的簡陋而產生許多交通安全問題。當然,我們更應該意識到的一個觀念,就是政策規劃上如何對待單車族與行人,涉及到整體國家對永續社會的認同與追求。如果一個國家對於永續只是表面上說詞,那麼我們可以斷言這個國家制定政策者並沒有對於公民社會的生態和人文之承擔,也難怪長期漠視單車交通安全的教育。

錯,不在於人民,而在於長久以來一味追求經濟掛帥,開發第一的目標與以此為標的之教育政策。

不管是單車安全教育問題或是過於雅痞式的包裝,這些現象的產生困擾我久久不散,突然之間記憶的長廊打開,我想起去年到歐洲輕便旅遊時,眼見的各式各樣單車族在歐洲已經成為一種時尚,也讓我在旅遊中不自覺得去了解單車族在公共政策與建設的地位。

在歐洲旅遊時,看見有很多人使用單車,並有許多提供給單車專用的車道。而值得一提的是公共單車方案 (Bike-Sharing Program;有時又稱 Public Bike, Free Bike, Community Bike) ,以不同形式出現在世界各地已久,不過較具系統性管理的方案應該首先出現在法國里昂與巴黎。巴黎所規劃的公共單車是提倡「隨用隨騎、騎後速還」的公共單車理念,為了有效普及大眾來運用,規定每次用公共單車時間半小時內免費。

在旅遊中聊天而認識的咖啡店老闆說其實巴黎市內每隔200多米就有一個公共單車站,大多數巴黎市民騎單車所需時間也不會超過30分鐘,就算會超過時間,也可以在任何一個公共單車站歸還後再借一次,繼續騎下一段路程,所以基本上這項公共單車計劃相當於是免費的。另外,咖啡店老闆說根據估計,自2005年5月以來,另一個規劃公共單車的里昂共有將近3000輛,總共行駛了超過2000萬公里,相當於減少了開車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氣體5000噸,自從推行公共單車以來,機車與汽車的流量也明顯下降了。

我看著這位咖啡店老闆說得很興奮,也不想管他的數據從哪裡來的,因為我相信這樣的公用單車方案絕對是友善地球的節能減碳公共政策。我和老闆分享數位相機中的照片,他笑笑說我真的拍下不少單車照片。咖啡店老闆顯然心情很好,他也坐下來接著說該是我跟他分享台灣的狀況了。

我的臉當然是一臉尷尬。我只能告訴他我住的東海岸有很美的風景可以欣賞,因此單車環島大概少不了到花東一趟。

是的,基本上我們還沒有公共單車制度,也沒有友善規劃的單車專用道。不過我們有一些NGO團體在推動友善步行與單車的環島路線,常常會舉辦座談與一 些試走或試騎的活動,我還是看見了希望。

他說這不意外,因為他的台灣印象是很多機車與霓虹燈。他看到的是極端忙碌的生活。他說這樣的生活不會想要去感覺單車的慢慢來。

我還在思索他話中的意思,他要我說說我旅遊中所知道的丹麥哥本哈根與英國倫敦的公共單車制度。

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有貫穿全城的單車專用道,而且大多數單車道都有交通燈管制。據旅遊手冊說哥本哈根市中心約有150處單車停車點,任何人將一枚價值很小的硬幣放進車鏈上的孔內,便可以使用這種公共單車,用完再鎖在任何一個存車處,取出硬幣即可離開。在倫敦,則有將近300英里的單車道,其中有一半是在2000年後才修建的,想要使用公共單車的人用手機發簡訊給服務中心,不久就會收到一個開鎖密碼,然後使用這個密碼在市內任何一個公共單車停放處自行取車。印象中倫敦的方案是要付費的,不過並不是太高價。

咖啡店老闆補充說,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內2007年正式啟用了一條專供單車使用的快車道,騎單車的人可以在這條快車道上以每小時20公里的速度騎行。單車快車道從哥本哈根火車站到市中心,每天有近3萬人次在上下班高峰期間用這條快車道騎單車通過,另外有交通號誌的優勢給騎單車族。他問我說這樣騎單車有意思嘛?我說,也許建立單車快車道就是要從公共政策方面優惠騎單車的公民,這樣也許可以讓更多的人看到以騎單車替代開車的優勢。

到底建立公共單車方案與設立單車專用道需投入多少錢?如果我們已經評估出單車使用佔用土地不多,增設單車專用道不會壓縮其他車道或行人權益,提倡以單車代步,其實應該可以緩解道路擁堵,並達到節能減碳等目的,使地球少一點廢氣,讓人們多一點健康。很明顯的,這些應該都可以從一些國際大都會區的公共政策看出效益。

本文已刊登於『看守台灣』Spring 2009 (Vol. 11 N0.1) .
  • 張貼: Jolan March 01, 2009 05:50P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