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視野:不是反對建設,而是反對暴力建設

台灣立報 2013 July 15

美國華盛頓州艾爾華流域,百年前因為興建兩座大水壩而造成野生鮭魚群幾近滅絕。在地原住民部落居民經過20多年的努力抗爭,2年前終於讓州政府立法通過同意拆除兩座位於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內的大水壩,恢復此流域原始生態外,讓當地居民重拾屬於部落的人文精神。

在努力的過程中,部落居民提及原住民古老傳說「當鮭魚消失的那一天,就是世界的盡頭」,來當成比喻人為的生態浩劫。部落並提出因為飲食習慣改變造成糖尿病罹患率,艾爾華河上游的土石被大壩攔截、出海口被河水侵蝕所造成部落洪水不斷、更重要的是祖靈地被淹沒之禁忌等資訊,在部落的持續抗議與遊說下,終於說服了州政府決議進行這項前所未見的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水壩拆除行動。

這事件讓我想起最近到蘭嶼後為何心情總是尚未能平靜的原因。這一趟蘭嶼之行除了是進行當地文創產業訪視外,另外是關心東清七號地蓋水泥預拌場以及野溪整治工程議題的蘭嶼朋友們。

蘭嶼總面積約45平方公里,全島為陡峭山地,河流不長且水量小,溪床礫石磊磊成伏流,不僅孕育許多野溪生物,更豐富了原生物種。

2012年8月的天秤颱風重創的飛機場、加油站、農會超商沒有成為關注重建焦點,反而是長期以來不具破壞性的野溪成為水泥工程的場域,讓居民們眼睜睜看著政府的建設「德政」以強暴式的手法加諸在人之島。

在蘭嶼期間,意外地有機會參與兩場由公部門主導的「建設」會議,獲得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資訊」:在沒有經過在地諮詢,更沒有納入在地傳統智慧下,野溪整治計劃由不同部門主導下總計14項工程,預算經費總金額達1億7,522萬元。

其中包括由災後重建委員會主導的椰油1號橋野溪復建工程(預算215萬元)、漁人紅頭舊橋復建工程(172萬)、紅頭野溪復建工程(170萬)、東清野溪堤防復建工程(3230萬)、朗島自來水廠旁護岸復建工程(2925萬)。

由水土保持局台東分局主導的野銀永興農場野溪整治工程(3千6百萬)、東清1號橋野溪整治工程(1千8百萬)、朗島玉女岩旁野溪整治工程(1千2百萬)。

由台東縣政府椰油2號橋上游野溪整治工程(1千萬)、紅頭龍門港野溪整治工程(8百萬)。由蘭嶼鄉公所主導的野銀分校蝕溝控制工程(1千萬)、椰油土地公廟野溪整治工程(850萬)、椰油虎頭坡野溪整治工程(450萬)、母雞岩崩塌清疏工程(110萬)。

災後重建當然是政府理當的責任,但是這不代表可以恣意砸下如此龐大的預算去完成沒有「在地參與」的野溪整治工程。1.7億的野溪整治是否經過審慎評估?一意倉促執行重建的單位以及主導災後重建的公共工程委員會缺乏原住民族基本法的在地參與機制與精神,其「建設」思維對於野溪生態以及島上人文的破壞,是否完全回到早期「蓋磚房捨地穴屋」的思維?甚至,懷抱對離島的邊緣化之「愧疚」心態,變相地利益所趨之下大舉整治之名來「建設」蘭嶼?

我們不是反對開發建設,但是,我們很堅定的反對缺乏人文生態平衡考量的暴力建設。任何沒有經過在地參與並融入傳統知識的工程,暴力指數破錶。

(謝若蘭,西拉雅族、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副教授)
  • 張貼: Jolan July 20, 2013 01:32A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