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西拉雅族,準備好了嗎?

原視野 (台灣立報 2013/11/04)

日前(11/3)第2屆台南西拉雅文化節,在臺南左鎮舉行。活動正式前,走訪岡林部落,看到部落的忙碌清晨,男男女女動手分工做傳統美食,興奮的談著要擺攤推廣西拉雅文化與認同。自我認同是一種權利,而被他人肯認(尤其是官方認定)也是一種權利。這幾年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西拉雅認同運動從泛平埔正名運動中走向日常生活中恢復傳統的階段,不管是祭典、語言、服飾等各方面,均有令人感動的成績。

台南市民族事務委員會對於西拉雅的支持,從語言復振到文化傳承,莫不大力支持。以語言為例,族群委員們也從相關理論上或實際案例來找出語言流失、沈睡、找回認同、恢復語言計畫、強化認同等過程,規劃語言復振與認同之間的雙向吸力與動能實際協助西拉雅正名的途徑。舉例來說,美國Miami 族與Cornish族、英國威爾斯族語、希伯來語、澳洲的Kaurna語等即是成功案例,澳洲的Kaurna語自19世紀就沒有人說了,「沉睡」了一世紀,沒有使用者,也沒有語音記錄,剩下的只是地圖上的一些地名而已,但是這個語言卻又透過復振計畫,重新被人廣為使用了。

如果這樣的情形都可以有救,那麼西拉雅語語言會是更有希望,因為歷史文獻保存非常多,並且也確實可以達到。西拉雅語言恢復時首要工作就是收集文獻資料,收集語詞、語法資料,資料越多越有復活的希望。例如說,語言恢復計畫需要實際可行的目標,也需要有長期的投入與跨領域合作的精神。族語的恢復目標界定為族語能在一些儀式性的場合和正式的情境使用。他們使用歌曲、短篇演說、寒喧等固定套語、雙地名的方式將族語引入正式場合、成為公共語言景觀。

只可惜,西拉雅的復振要走出台南,大家似乎是興趣缺缺,或者是怕怕。在台南推動西拉雅的重點部落可以見到這樣的努力,但是,相關科系與公部門行政或研究單位,卻都以「西拉雅尚未正名」來推辭一起推動西拉雅族恢復族群地位的共同努力。以曾經具有「我手寫我口」的新港文書紀錄歷史的西拉雅族來說,在泛平埔族群中語言的「遺跡」也是較據有規模的,西拉雅族人積極透過音樂、歌劇、朗讀、創作、文化地景探詢等為族群正名努力。這些努力的成果,除了是堅定族群認同的決心外,更是一種展現族群能力的具體做法。西拉雅的努力已經在台南作出成績,但是踏出台南,大家準備好要一起支持了嗎?(西拉雅族,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副教授)
  • 張貼: Jolan November 15, 2013 09:54P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