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峽谷國家公園與Havasupai族傳統領域

台灣立報原視野(上 2013/9/2, 中 2013/9/9, 下2013/9/16)

美國亞歷桑那州原本是墨西哥領土,於1912年成為美國內陸本土的最後一個聯邦,至今也不過101年的時間,但州內有許多在此生活居住超過數千年的原住民族,也因此州內有1/4的土地被劃為保留區。 目前大約有21族由聯邦承認的原住民族居住在此州所規劃的保留區中,其中包含了Navajo 民族(自稱Dine,人的意思)擁有全美最大保留區。本州最著名的景點是大峽谷國家公園,因此也叫做大峽谷州。這舉世聞名的大峽谷國家公園區包含Navajo、Havasupai、以及Hualapai三族之保留區,並有部分為Hoip以及Zuni等族的聖地。

大峽谷的壯麗,使美國政府在亞歷桑那州尚未正式變成聯邦州時,即透過開發與服務之名,犧牲了千年來以此地為傳統領域Havasupai族,打造出的世界 景觀。

1848美墨短戰後被大峽谷區域被美國佔用。這段期間前後陸陸續續來了許多準備「開發」的拓荒者,1893年美國總統哈利森(B. Harrison) 以特別命令將大峽谷區劃為森林保留區,完全無視於世代區住在峽谷底的Havasupai原住民族之生存權。1903年羅斯福(T. Roosevelt)總統到大峽谷時透過通譯告訴Havasupai原住民族離開此地以便聯邦政府在此為「美國人民」打造國家公園。

1917年國會通過設置大峽谷國家公園,但在整個計劃與評估書中完全沒有提及Havasupai族人, 甚至連印第安事務商業處相關人員不顧慮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即經濟、生活、信仰領域之基礎與事實,認為這些安靜平和的原住民族從來不會反抗白人,並宣稱這些建造工程並不會影響到居住在峽谷底的Havasupai族人的土地使用權利。

因為工程開發,越來越多非原住民族開拓者移進並結集成為大峽谷村。1926年國家公園為服務居住在大峽谷村的住民埋下水管,Havasupai原本居住的峽谷底下擁有至少4百公頃的地,後來被設限在160公頃區域中生活,並也導致許多Havasupai人被迫遷徙。在建設過程中,對於道路或是管線的使用,在規劃上會特別重視移駐的非原住民,考量繞長距離經過,但若遇到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則完全無視其存在的切割破壞。

1930年之後,國家公園服務處更認為傳統Havasupai住屋有礙觀瞻,因此拆掉他們的傳統住屋,另建造了小木屋以每月美金5元「租」給Havasupai 族人自行負責整修與維護。更令人咋舌的是Havasupai從擁有住屋的原住民變成向國家公園服務處租屋主後,其原住民身份被抹滅掉。

國家公園服務處也曾下令,只有在國家公園內工作的原住民,可以被允許居住在加州的優勝美地以及死亡谷,還有亞歷桑那州的大峽谷。至於其他被規劃成國家公園的區域,被另劃分可供非原住民居住的出租土地。非原住民開墾者開始圈圍土地,有時甚至堵住水源,導致當地住民與動物無水可使用。

1955年時,國家公園服務處告知Havasupai族人:除非他們是替大峽谷國家公園服務,否則無法繼續居住在國家公園中;但在此一同時間去開始剔除掉屬於Havasupai族人的區內工作,並立刻動手剷除掉其住處。

這些欺壓原住民的過程當中,印第安事務局的「協助」則是提供一部卡車讓被迫離開國家公園內的Havasupai人帶走被強迫拆遷時保留下來的家族物品。

Havasupai族人因失去傳統領域而被迫限縮生活領域,但卻不曾停止過爭取歸還屬於自己的土地。1968年印第安訴願處提供一筆錢來補償由政府所強奪的超過2百萬英畝的傳統領域,經換算是一英畝補償55毛美元。族群主席D. Kaska在會議上對出席的族人們喊話要堅決拒絕接受:「我們要我們的土地,我們不要這些錢。如果我們拿了這些錢,我們的土地會發生什麼事?」

Havasupai 族人在會議中卻被告知並沒有提供這個「要土地,不要錢」的選項;如果他們拒絕這筆錢,族人們就是土地與錢財兩失。於是他們捨棄傳統族群決議模式,改由「民主」的投票方式表決,以多數同意接受補償通過補償方案。

國家公園服務處面對Havasupai族人開始將土地爭議送進印第安訴願法庭後,不但沒有暫緩國家公園使用規劃來避免爭議,卻更積極與民間環境團體合作規劃國家公園區域,並在未與Havasupai族人商議下進一步限縮族人的土地使用範圍與權限,在1971年時規劃出來的大峽谷國家公園是一個將Havasupai完全驅逐連保留區都沒有的藍圖。

族人們得知此消息後,找大峽谷國家公園高層管理者召開公聽會,族群主席L. Marshall以「我聽到你們這些人正在討論大峽谷。你們現在正在看大峽谷,我就是大峽谷」來宣稱Havasupai族和大峽谷的不可切割之神聖性,並代表族人要求歸還過去強佔的傳統領域,並且應優先將工作機會提供給族人。

在公聽會結束後,Havasupai族群議會和耆老們更是為了傳統領域長期被侵犯的問題繼續開了一整天族群會議,最後結論是希望族人們能夠重回傳統領域居住,並且要求傳統領域不要再繼續被規劃入國家公園區域中。

面對族群議會所表達的要求,國家公園服務處以及森林服務處完全不理不睬。Havasupai族人們不放棄,繼續往更上層的申訴管道陳情,訴求族人們就是活生生的生活在被規劃的國家公園區內,比起只有假日來的遊客或是宣稱為專業環保人士,族人們更會了解並需要這塊土地。更重要的,他們堅持土地是族群的中心,請國家尊重他們是基於「人」所要求的基本生存權。

Havasupai的訴願並沒有得到官方回應,但在另一方面,環保團體則更積極開始發動全國性聯署反對Havasupai的歸還土地訴求,甚至認為此「還我土地」的訴求只是讓Havasupai利用國家公園的大量觀光潮而得利。

經過多年訴願往返,1975年福特(G. Ford)總統簽署法案擴大Havasupai的保留區,讓族人得以使用擴編後的大約9萬英畝的區域;另外包含保留區域外的聖地亦可以因宗教因素自由進出。

儘管大峽谷國家公園舉世聞名,Havasupai的存在只是亞歷桑那州的一小段歷史,在整個美國歷史上似乎更是無關緊要。每年來自世界成千上萬的觀光客在大峽谷驚歎這壯麗的自然美景時,對於它的整個歷史也多半僅是走馬看花瀏覽一下。

於是,大峽谷國家公園成為美國的重要地標與開發政績,但是經過「被開發」後的Havasupai人口總數目前大約6百到8百人,居住於保留區的族人部分在大峽谷國家公園內擔任打掃、清理、導覽工作;保留區內亦無可避免的發展小型觀光產業,收取費用供觀光客進入保留區,使用在地提供木屋或是露營區。

美國的所謂保留區在主流社會被視為是一項「德政」:在搶走原住民的土地後,集體被迫遷徙、被迫放棄身分、被迫進行洗腦教育等各項制度下,「至少」留下一些貧脊的土地讓原住民族得以自生自滅。

有些規劃後的保留區發現礦產後,政府即以人口重整和發展需要立刻重新劃界,有些則被發現擁有文化資產後,立刻被各方人馬以「搶救保護」之名考古挖掘,有時變相成為盜賣古蹟文物。

對照台灣官商以開發與觀光之名強奪邵族的傳統領域的情形,讀完這段簡短Havasupai歷史,讓人心情五味雜陳。

2012年行政院「觀光發展推動委員會」的日月潭向山BOT專案會議中,由政務委員楊秋興在會中決議在原住民傳統領域尚未依法劃定前,不適用《原住民族基本法》21條。而在2013年8月30日環評會議,於邵族人抗議之下還是以附帶條件「開發單位應在交通部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取得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就本案已符合《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規定所出具之公函後,始得動工」通過開發案。

面對邵族人質疑原民會未能捍衛族人權益時,原民會的中華民國官員們只能推託依法行政「尊重」行政院專案會議的結論。現在,被要求必須扮演關鍵性的主管機關角色出具公函以示符合《原住民族基本法》,不禁令人冷汗一把。

順便一提,美國的印第安事務局長期以來持續為其主政者扮演著可有可無的「關鍵性」的角色。當美國這群被視為落後、貧窮的「野蠻人」因為不夠順服而與「文明」對抗,強硬態度導致大大小小印第安戰役(Indian Wars)後,殖民者為了能夠以「文明」方式「溝通瞭解」,1824年在戰爭部門(War Department)底下設立了當今印第安事務局的前身。

看到這,不難令人想起當時的美國的印第安事務局在Havasupai族人面臨傳統領域被掠奪,家園被剷平毀壞後,所提供的唯一協助是:一部卡車,讓他們載走破爛殘缺的家當。
  • 張貼: Jolan October 15, 2013 10:03P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