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危」調是馬政府的大中國洗腦教育

南方快報 2014/02/22

教育部核定公告「高中國文及社會領域課綱」,台灣社22日提出強烈批評說,這是用課綱微調的名義,實際上卻是進行大幅度修改,強行將大中國史觀植入教科書中,對莘莘學子實施洗腦教育,為終極統一預作準備。

 台灣社22日下午主辦「從課綱『危』調看馬政府大中國洗腦教育」座談會,強力批判教育部蠻幹粗暴作法,邀請台灣史學者李筱峰教授(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二二八受難者家屬楊振隆先生(二二八基金會前執行長)、謝若蘭教授(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台灣原社副社長)、白色恐怖受害者蔡寬裕會長(台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鄭麗君立法委員等人共同探討。
 張炎憲社長表示,這不是「微」調而是「危」調,裡面充滿台灣自古是中國一部分的思想,強調台灣與中國關係性,忽視荷蘭、西班牙、日本統治台灣的歷史,反映漢人為主的史觀。

 西拉雅族學者謝若蘭教授從原住民的角度提出批判,她說,高中課綱微調缺乏原住民族的觀點。現在稱呼「原住民族」,是過去數十年原住民族運動的主張,經過國家憲法及法律所承認,原住民族不是中國第五十六支少數民族,而是屬於全球原住民族社群。

 在公民與社會科課綱方面,馬政府確定刪除「白色恐怖」四字,改為「政府濫用權力」。教育部主秘王作臺受訪時說:「這樣廣義定義是符合社會變遷,隨著時代作調整。」

 蔡寬裕先生針對這點強調,對此說法,我們絕不接受。歷史記憶與教訓不容消滅,「從未記得,怎能遺忘?」適逢二二八前夕,二二八事件本質上是人民遭受國家暴力鎮壓的血腥慘案,白色恐怖亦然。

 楊振隆先生說,這次課綱微調刪除「白色恐怖」,就像戒嚴時期不能談論二二八一樣,過去的陰影又襲上心頭。他很擔心這次刪除白色恐怖,下次就是刪除二二八。

 張炎憲呼籲教育部要恢復課綱中「白色恐怖」用字,台灣人有瞭解台灣歷史的權利,「歷史不能遺忘、錯誤必須反省」,自由民主才能深化,社會矛盾才有化解的曙光!

 張炎憲舉例,美國史上發生過多次國家暴力,例如屠殺印第安人等,但中小學歷史教科書誠實書寫美國人屠殺原住民的史實,並坦承犯下之罪行。對照馬政府掩飾白色恐怖罪刑的作法,實在令人不恥。

 李筱峰教授指出,最近教育部急急忙忙、偷偷摸摸要進行歷史、公民課綱的所謂「微調」,引起多方爭議質疑。教育部長搬出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課綱的「微調」,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好像搬出《中華民國憲法》就像亮出尚方寶劍似的,大家就要五體投地喊萬歲!殊不知這這是台灣國家地位與體制紛爭的關鍵。

 他說,抬出《中華民國憲法》的根本用意,不是他們在乎憲法、不是他們要強調憲法賦予人民有自由講學的自由,而是想透過這部《中華民國憲法》的「大中國」架構,來替他們大中國史觀找藉口,來消滅台灣主體意識。這根本就是拿憲法的藉口吃台灣豆腐。

 立法委員鄭麗君表示,這次的課綱微調案不是單一事件,是馬政府執行「教育去台灣化、復辟黨國威權意識形態」的行動之一。

 鄭麗君說,自馬政府上台以來至少有:一、喊停國文、歷史98課綱;二、干預歷史教科書審定;三、假微調真改寫洗腦課綱等三波的行動。

 她說,接下來「12年國教新課綱的制定」將是馬政府畢其功於一役的主戰場,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

 對於本次的課綱微調案,鄭麗君說,馬政府犯了四大錯誤,一、政治介入教育,進行洗腦教育;二、違反程序正義,違法調整課綱;三、編造虛假課綱,掩蓋歷史真相;四、刪除白色恐怖,否認歷史惡行。

 鄭麗君強調,教育部所公佈的課綱微調案,在程序上,黑箱作業違反行政程序法公開、公正、民主的原則,是違法、並且是無效的課綱。

 她說,在內容上,替統治者遮掩歷史惡行、國家暴力,傷害民主價值,並強行加入虛假歷史,企圖去台灣化、復辟黨國威權意識形態。國會將進一步究責,也呼籲社會各界能以運動的方式多路並進,阻止這個課綱付諸實行,此外,除了本次微調洗腦課綱,立法院將全力監督剛開始研擬的12年國教總綱以及各科課程綱要,決不能讓馬政府再度故技重施。
  • 張貼: Jolan February 06, 2015 11:33P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