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一種淒美

於是
在屬於運動者的理性與精神支持下
必須默默的就這樣曖昧的理解彼此的侷限
即使
百般的不願意
這樣道別離
  • 張貼: Jolan September 21, 2015 02:34A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