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的保護主義,可以休矣 !

彭渰雯 世新大學行管系助理教授、綠黨性別支黨部召集人

台鐵近年來意外事故連連、負面新聞不斷,也不知道是否因此急於洗心革面,於是在本月10日1場由女性立委召開的「增設女性專用車廂」記者會上,一聽到女性立委要求設置女性專用車廂以「預防鹹豬手」,台鐵副局長陳峰男當場允諾兩周內即可規劃完畢、月底施行,因為「三十餘年前台鐵就曾在嘉義、台南間,配合學校教官,為通勤女學生設置女學生專用車廂」。難得台鐵如此有效率地回應民意,但是因為此舉有著嚴重的性別意涵與影響,筆者也得趕緊在此一措施貿然施行前表達強烈反對。

隔離保護倒退30年
兩位女性立委所召開的記者會,據媒體報導也邀請了「婦女團體」代表參與,因此筆者首先希望與提出此一建議的婦女團體及女性立委溝通一下。很顯然的,她們是從保護主義的框架思考,覺得女性是潛藏的公共場所性騷擾受害者,因此需要隔離保護。在婦女運動的歷程上,爭取「平等」或是「保護」曾經是一個經典的辯論,但那是在女人作為一個整體仍屬弱勢的時代脈絡之下才有的兩難。

而今日台灣的社會政經脈絡已非如此,根據主計處2003年的統計,我國的「性別權力測度」(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女性的政經參與程度以及對決策影響能力)居亞洲之冠、世界第19名,遠遠領先第44名的日本和第60名的南韓。我們有必要倒退到30年前的台灣,或者只因為「日本、巴西、墨西哥、菲律賓等國家」也有此設施,就貿然地規劃女性專用車廂嗎?

今天的台灣女人不需要、也不應只得到家父長式的消極保護措施,因為那往往複製女性脆弱的刻板角色,或者給予女性更多限制。我們不需要因為擔心性侵害,所以晚上不敢出門;也不需要因為擔心性騷擾,於是只躲進「專用車廂」求得安寧。相反的,我們要的是積極的、結構面的改變,以性別觀點來檢討任何人因為其性別身分而感到不友善的環境。

因此,如果女人晚上出門會有安全顧慮,我們要的是公共治安和性暴力防治教育的全面檢討;如果女人坐上火車捷運會擔心色狼,我們要的是所有車廂與車站環境空間的檢視,以及強化女性面對鹹豬手的應變能力。隔離的車廂無法壯大女人,它只會標籤化女人的準受害位置。試問出了車廂之後「頓失保護」的女人難道不會遇到性騷擾?事實上,過去已有過多次捷運、公車上的鹹豬手被逮的新聞報導,都是被騷擾的女性以及身邊乘客配合,協力抓到騷擾者的成果。我認為鼓勵女性(及所有乘客)勇於當場揪出騷擾者,才是對抗車廂或公共場所性騷擾的有效途徑。

所有車廂都應安全
保護主義已經不符時代脈絡而該被揚棄,今日的「性別主流化」新典範爭取的是性別平權,不是女人特權。這並不表示我們忽略性別差異的存在。相反的,我們認為所有政策與制度都應以不同性別的角度重新檢視,特別是應當從女性與其他性少數的需求來重新設計,而不是延續過去男性中心的定義而要求女人適應。從這個角度來看,「沒有性騷擾的環境」不再專屬於女人的問題或利益,它是所有人都應享有的權益,因此所有車廂都應當是安全車廂。同理,因為照顧家庭而需要彈性的工時或工作條件調整,不應是女人的問題或特權,它是所有員工都應享有的權益。我們需要從這樣的新典範來檢討各項公共政策與措施,讓因為性別而有的差別化待遇逐步縮小,人人皆享有相等的(即使不是完全相同的)權利與義務。(本文已刊載於2006.5.19蘋果日報標題被改為'保護女性只會弱化女性')
  • 張貼: Jolan May 20, 2006 11:01A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